等闲之辈一尾中特|财神论坛一尾中特
大灣區播下一顆“聚能”的種子|聚何“能”?如何聚“能”?
  發布時間:2019-04-10 13:59   來源:城市怎么辦

蕭山區2019年擴大有效投資重大項目集中開工暨萬向創新聚能城開工儀式現場

萬向創新聚能城這座“未來之城”的建設有個初步設想,它將分三大區塊,其外形就像一棵“創新之樹”,有樹冠、有樹干、有樹根。現在,它的“動”,好比為浙江大灣區的建設種下一顆“聚能”的種子。

國際產業新城發展經驗

20世紀世界代表性產業園區分布圖

19世紀后期,第二次產業革命帶來了工業的大發展,工業發展推動了城市的大發展,人口和產業向城市快速集聚,大城市中心區域開始出現人口和經濟壓力,城市再造思潮也逐步興起。在這樣的背景下,出于對城市空間結構調整的需求,客觀上也使中心城市的部分功能向外溢出。從最早的新城建立思路來看,其根本出發點是緩解日益膨脹的城市人口壓力,疏解大城市內部部分產業職能及其相應的人口。進入20世紀后,西方各國均開啟了城市疏解的新時期。以英國1946年制定的《新城市法》為標志,在中心城市周圍建立中小城市成為西方發達國家的典型城鎮化模式。在城市進行疏解過程中,中心城市產業功能的外溢形成了產業新城的最初雛形——產業園區。

產業園區及產業新城發展階段

國外產業園區、產新城發展到成熟階段的主要特征是企業帶動、配套超前、生態優越。建設之初就充分考慮了城鎮建設和居民生活諸如居住、環境、消費、教育、發展、交通等各個方面,并在建設伊始就按照市場規律來運作。

國內產業新城發展歷程:

從產業為主到產城一體化

中國新城發展歷程

隨著中國第一個對外開放的工業園區——蛇口工業園創立,產業園區開始成為中國經濟創新和發展的重要載體。伴隨著全球化產業轉移分工的利好,中國逐步成為“世界工廠”。得益于中國經濟的迭代作用,在產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下,園區逐步從工業經濟向服務經濟轉變,園區形態也不斷演進以適應當時的經濟發展環境。分階段來看,從最初傳統的產業園區發展到目前的產業新城,共經歷了生產要素集聚,產業主導,產業升級、配套完善,產城融合四大發展階段。隨著經濟結構的戰略性調整,我國傳統的以“產業”為主導的產業、工業園區正在向“產城一體化”的綜合性產業新城轉變,其區域功能結構更為復合、全面,對產業服務的配套要求也更為精細化、多元化。

從中國產業園區到產業新城發展的四個階段

2009年以來,國家對園區開發的重心向提質增效、轉型升級方向轉變,對開發區數量進行適度控制。園區開發過程中更注重新興產業,知識密集型項目的引入,強化園區創新及轉化功能。并以多產業集群的整合發展為主體,一方面提升了產業的整體競爭力,另一方面也加強了集群內企業間的有效合作,發揮了資源共享優勢。

隨著經濟的發展、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和社會化大生產的不斷推進,產業園區越來越向綜合化方向發展,園區逐漸成為集住宅、寫字樓、商業、休閑、娛樂于一體的城市綜合體,聚集了大量的常住人口,產城關系得到了較好融合。在這種多功能的綜合體內,人們的工作和生活需求同時完全得到滿足,本身就達到了一個新城的標準。“產城融合”成為支撐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突出亮點,具備高勢能優勢的現代化產業新城已成為產業園區運營的主要方向。

萬向創新聚能城|聚何“能”:從新能源到工業實體轉型創新

萬向創新聚能區塊鏈布局場景

隨著世界新一輪產業革命的迅速發展以及我國“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深入推進,中國企業“走出去”進入創新驅動發展轉型升級新階段。然而,面對歐美發達國家“再工業化”和“制造業回歸”戰略的實施,印度等發展中國家競相推進工業化進程,中國海外制造企業遭受高端回流和中低端分流的“雙向碾壓”,迫切需要通過創新和發展提升全球價值鏈地位和競爭力,但是,價值鏈“低端鎖定”、科技創新成果擴散滯后以及文化整合風險成為中國企業轉型升級的“瓶頸”,僅僅依靠物理技術創新遠遠不夠,“社會技術創新”理論為物理技術創新轉化與擴散提供了新思路。基于對全球工業科技趨勢的投資,萬向集團在2009年提出了“堅持發展清潔能源,搶占制高點;堅持金融與實業相結合,提高效率;堅持走出去引進來相結合,融通資源”的重大舉措,形成了萬向第五個“奮斗十年添個零”的戰略。萬向創新聚能城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

萬向做電池,不僅是為電池而電池,而是布局到清潔能源、啟停電池、動力電池、控制系統、潔能智動車、儲能電池、分布式能源、新能源科技、清潔能源網。電池,被視為電動汽車的心臟,也是電動汽車更新迭代的關鍵。對電池的研發制造,萬向一直執著至今,它是萬向轉型、布局新能源產業鏈的基礎支撐。

萬向造車,不僅是為造車而造車,而是專注潔能、智動,讓智能汽車進入未來城市,成為未來人最大的智能終端平臺。

萬向造城,也不是為了造城而造城,而是結合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前沿科技,打造歷史上第一個建立在區塊鏈上的新型智慧城市。區塊鏈應用場景包括:分布式能源系統、居民身份與電動車設備ID登記在同一賬本上的“共享經濟”模式、追蹤動力電池及二次回收用作儲能電池、智能制造、機機對話、智能家居與智能社區服務等。

城市從來不是建造出來的,城市最堅實的支撐是產業和人,建造只是它們的結果。萬向創新聚能城,這個“能”的內涵,從最初的電池布局,到新能源汽車布局,再到區塊鏈布局,再到工業實體轉型創新,體現了產業的轉型升級的時代思考。越是在新常態下,越要走好科技創新的先手棋;越是經濟下行壓力大,越要向科技創新要紅利;越是傳統產業比重高,越要向科技創新要出路。

萬向創新聚能城|如何聚“能”:借鑒三個產業新城的正確打開方式

案例一 構建反磁力體系:米爾頓·凱恩斯

產業新城因產而生,而且因為產業的穩固支撐,還生存得更好,更加穩健。英國在發展第三代新城時候提出“反磁力吸引”體系,該思想認為:每個城市都有與其相適應的吸引地區,并在一定區域范圍內存在著區域中心,形成規模較大的有吸引力的“反磁力”城市,吸引中心城市就業人口。英國的米爾頓·凱恩斯能夠稱得上成功,就在于其產業新城的發展模式,以產業為支撐,成功構建規模較大的有吸引力的“反磁力”城市,吸引中心城市的就業人口。米爾頓·凱恩斯在1967年進行規劃,1971年開始進行建設,自此以來一直處于高速發展期。目前,米爾頓·凱恩斯已成為擁有24.88萬人口、總面積88.4平方公里的現代化城鎮。在英國最佳工作城市的調查中,小城米爾頓·凱恩斯力壓倫敦、曼徹斯特等大城市。米爾頓·凱恩斯一直以來致力于充分利用地理位置和交通的優勢,大力興辦零售、信息、咨詢、保險、科研和教育培訓等服務業。從該鎮的勞動力分布來看,服務業從業人員占將近8成。在服務業當中,又以批發、零售業規模最大,占就業人口總數的22%。更重要的是,米爾頓·凱恩斯在發展中注重吸引大型跨國公司。40多年來,有5000多家新企業來到米爾頓·凱恩斯投資,其中20%為外企,特別是美國和日本企業。這些企業以大型企業為主,大約60%的公司雇員超過百人,其中包括梅賽德斯—奔馳、大眾集團、美孚石油等。發達的服務業和大量能創造就業崗位的企業的存在,保證了米爾頓·凱恩斯本身能夠成為地區的中心,不僅分擔了周圍大城市的一些職能,而且成功讓新城自身成為反磁力城市,促進新城的良性,健康發展。

案例二 產業升級改變城市:上海松江新城

松江新城泰晤士小鎮

產業新城的發展建立在自身區域經濟、特色產業的基礎之上,產業的發展階段,決定了城市的聚集形態。產業的升級和轉型,會帶動城市空間形態的轉變。松江新城依托松江大學城和松江工業園,在上海郊區化進一步推進的大背景下迅速發展起來,逐步發展成為上海先進制造業和出口創匯的重要基地、利用外資的重要高地。然而多年來,松江的產業一直處于全球價值鏈低端,松江工業大部分處于產品高端,環節低端的狀態。產業類型以傳統的制造業為主,工業區基本上以傳統“廠房連廠房”的“攤大餅”式發展。“純工業”的定位,使得在偌大園區內,“就近買瓶礦泉水”也能難倒不少企業的員工,工業區與新城區、與市中心之間,每天上下班來去的“潮汐”現象非常嚴重。整個松江新城,呈現一種產業園區與城市分離的城市景象。現在的松江新城正借力工業園區升級為國家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契機,力推“產城融合”。根據初步規劃,西部園區3000畝土地將用于商業、商務。毗鄰松江新城的松江工業區一期2.56平方公里范圍,將更加注重“產”與“城”的聯動。同時推動園區的轉型升級,一批企業正逐步在園區設立地區總部,向研發、設計、營銷、服務轉型,而生產功能則逐步向外地轉移。整個新城將重點延伸發展現代物流、專業服務、研發設計、時尚創意、總部經濟、服務外包、總集成總承包等生產性服務業。未來松江還會形成開發園區、松江城區、各鎮區、大學城校區、周邊社區的“五區聯動”格局。所有這些都是希望通過推動產業的升級與轉型,助推新城城市結構與城市面貌的轉變,真正實現城市與產業的融合,互動發展。

案例三 城市完善助推產業:瑞典KISTA新城

產業新城區別于工業園區在于產業與城市的深度互動,甚至是產城融合。而產城融合的目的在于,產業區與城市區發展之間應該是一種互動的,互為促進的機制,讓產業新城的經濟和社會充滿活力,城市的自我完善能夠為整個產業新城的發展提供不可缺少的助推力。如果說我們通常持這樣的觀點,那就是導入適宜的產業,就能帶來人口,即“先樂業,后安居”。在知識經濟時代,“先安居,后樂業”,將成為產業新城產業升級,新城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

正如全球公認的未來學和城市研究的權威喬爾科特金在其所著的《新地理:數字經濟如何重塑美國地貌》一書中指出,在數字經濟環境下,產業布局的地理決定論受到沖擊,人才成為企業選址的主導因素。哪里有企業需要的人才,企業就會選擇到哪里。而如果一個新城很宜居,能夠吸引一些高素質的人才,自然也能吸引相關的企業。也就是說,新時代背景下,城市經濟的發達程度并不取決于傳統的能源或港口之類的區位優勢,而是取決于這一城市中的智力資源優勢。在這種形勢下,就出現了一系列這樣的城市——高端人才聚集而帶來高端產業聚集,而高端人才的聚集的前提又是因為這里的宜居程度很高。于是,高度宜居帶動高級人才,高級人才帶動高端產業,高端產業的收益又進一步帶動宜居環境的改善,這樣一個良性循環一經形成,這樣城市也就形成了科特金所描繪的“精英城市”。

KISTA新城的建設在一開始就呈現出一種產業化和混合化的特征。新城形成了以產業和居住為主的兩大功能板塊。其中居住部分總共規劃配備了3000個居住單元,它們采用多元化的居住戶型,不僅有密度較高的經濟型員工公寓、多層住宅,還有高端生態別墅,全方位滿足新城各個層級和收入水平的員工的居住需求。KISTA新城注重綠色公園、步行街、林蔭道、綠化帶等生態廊道的規劃建設,盡力塑造建筑與環境景觀、人與自然高度和諧的郊外田園風格,創造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綠色生態的新型社區。同時還創造適宜步行的公共環境,通過步行系統強化各種公共空間的品質。KISTA新城在建筑群體的空間上形成了一種院落式布局,注重相鄰建筑之間以及建筑內部的院落圍合,不僅能形成一種富于變化和層次的空間形象,還為人們打造了一處處內向型的活動交流場所,整個新城仿佛一個十分有利于家庭歡聚,朋友聚會的大公園。在社區內還擁有全斯德哥爾摩郊區最為完備的設備配套。KISTA不僅僅關注科技,還精心規劃了集公園、娛樂、購物、居家、文化活動于一體的公共環境,企業在創造經濟收益的同時不斷翻新城市面貌,為人們帶來更好的基礎設施、生活環境、就業機會和發展前景。正是這種高質量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所帶來的強大吸引力,讓KISTA的ICT從業人員高度聚集,這種優勢賦予新城巨大的發展潛能。

總 結

“產業造,新城事”。產業新城由產業而生,而長大,卻也因城市的發展完善而升級,而壯大。唯有形成兩者間內在的良性互動機制,才能助推產業新城的持續、健康、繁榮發展。

萬向創新聚能城產城融合理念示意

對萬向來說,“聚能城”聚焦的是創新體系,萬向要把它奮斗49年的經驗融入其中,集產業、科技、城市于一體,從新能源切入,把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滲透到產業,滲透到城市。對蕭山來說,“聚能城”聚焦的是“聚能”二字。它的西面有亞運村、錢江世紀城,東面有蕭山科技城核心區,是蕭山“兩帶兩廊”產業規劃中的核心區域,區位優勢顯著,同時它又是一個有產業、有科技、有城市,又有新能源以及數字經濟等概念的“未來之城”,與省市區三級戰略緊密相關。對杭州來說,“聚能城”聚焦的是如何緊緊抓住杭州“第四次產業革命”,積極打造中國數字城市建設的杭州模式(包括商業模式),真正培育一個萬億級的數字經濟來支撐杭州經濟新一輪的發展的機遇。對中國來說,“聚能城”聚焦的是先走出去,再引進來,多年前的萬向通過反向OEM大舉進軍國際市場,現在要通過萬向創新聚能城的建設,把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思科公司、SmithgroupJJR設計公司、澳大利亞PTW設計公司,以及新加坡CPG咨詢公司等世界高端團隊、人才、技術引進來。

國際經驗表明,一個新城要想成為相對獨立性的新型城市,避免淪為空城、臥城,就要積極發展符合自身特色的主導產業,以產業的發展為支撐,帶動新城經濟發展,提供充分的就業機會,促進新城居民的當地就業,盡可能實現居住與就業的平衡,真正構筑起反磁力體系;對于國內眾多的新城建設來說,產業的引入要建立在自身區域經濟、特色產業的基礎之上。產業的發展階段,決定了城市的聚集形態;產業的升級和轉型,會帶動城市空間形態的轉變。

萬向創新聚能城是大灣區播下的一顆“聚能”的種子,規劃瞄準的是紐約灣區、東京灣區的高度,粵港澳灣區的速度,通過生產性服務業進一步提升產業結構的高度,吸引高端人才來就業定居,將是其邁出產城融合互動發展的第一步。而要想真正的實現產業新城的健康持續發展,新城建設本身是尤其重要的,宜居的新城生活環境,完善的配套設施是吸引高端產業人口的必要條件,通過打造高度宜居的新城環境帶動高級人才的聚集,以高級人才的聚集促進產業的轉型與升級,產業的收益又進一步帶動宜居環境的改善成功,實現這樣的一個良性循環才能不斷保持產業新城經濟和社會的旺盛活力,才能最終成功助推這顆“聚能”的種子長成“創新之樹”。

【參考文獻】

1.中國指數研究院公眾號:國外產業新城是如何發展的?都有什么特色?

2.中國指數研究院公眾號:從工業園到新城,國內產業新城的四大發展進程。

3.王挺:從3個案例看產業新城的正確打開方式,搜狐焦點產業新區。

供稿:趙曉旭

審核:接棟正

  作者:  編輯:陳俊男
等闲之辈一尾中特 双色球网上投注 时时彩平台 pk10买龙虎技巧 快3怎么计算大小单双 休闲游戏网络游戏 骰子单双玩法技巧 北京时时五星走势图 时时彩全天免费人工计划 盈利彩票网 赌博押二八杠有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