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闲之辈一尾中特|财神论坛一尾中特
大地?景觀?藝術:考古遺址展示中的大地藝術
  發布時間:2019-04-16 14:13   來源:城市怎么辦

《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提出,“遺址”即“從歷史、審美、人種學或人類學角度看具有突出的普遍價值的人類工程或自然與人的聯合工程以及包括有考古地址的區域。”具體而言,大遺址包括大型聚落、城址、宮室、陵寢葬等遺址、遺址群和文化景觀等。“大遺址”并不單單指大型古遺址、古墓葬或大型古文化遺址,它還包括遺存及相關環境群體綜合系統。大遺址具有規模宏大、價值重大、影響深遠、構成復雜的特征,保護難度極大。

一、大遺址現場展示的難點問題

大遺址展示和闡釋包括遺址本體保護展示(包括就地展示和遷移展示)、遺址周邊環境保護展示(包括自然環境展示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遺址格局和空間展示、遺址博物館保護展示、考古工作保護展示等。遺址本體保護展示指遺址自身及其所承載的歷史文化信息的保護性展示。保護展示方式包括露天保護展示、回填保護展示、覆蓋保護展示、修復保護展示、遺址重建再現展示、遺址模型復原展示、標識展示、小型模型展示、說明牌和導覽、異地搬遷保護展示等多種方式。大遺址展示效能差的原因:

(1)大遺址保存度不完整,缺乏可視性

西方遺址多石質建筑,其保護難度較小,而東方遺址大多以土木建筑為主體,千百年自然洗禮后,現留存多為夯土基礎,很少一部分地面有殘存,保護難度大且可辨性弱,不利于公眾對歷史文化信息的獲取,大遺址土遺址的特性和保存狀況,致使遺產展示難以產生吸引力,無法形成震撼力。

(2)大遺址展示以靜態為主,缺乏互動性

大遺址保護局限于考古、史學、古建筑領域,而風景園林、城市規劃、藝術、三維全息等領域的研究較少。缺乏展示遺址本體的創新性嘗試,缺乏互動體驗式展示設計,公眾參與的形式和途徑有限,不能形成良性互動效應。

(3)大遺址展示信息局限,缺乏可讀性

現有的展示手段過于專業且未能完全傳遞出遺產蘊含的豐富的歷史和文化內涵,信息局限或斷裂容易導致公眾認知障礙。展示方式缺乏系統性,已經展示的遺產大多分布較為零散,沒有設計出合理的展線予以串聯,難以讓公眾清晰地認知打遺址的功能布局,更無法體現出大遺址所包含的文明復雜化程度。

二、 大地景觀與藝術空間:大地藝術的文化屬性

大地藝術(Land Art)又稱地景藝術,在美國也常常被稱為“Earthworks”或“Earth Art”。《從景觀到大地藝術》(Between Landscape and Land Art》一書中將其描述為:“藝術家們所作的一種介入,運用土地、石頭、水以及其它自然材料標識、塑形和建造、改變和重構了景觀空間。” 大地藝術既沒有先導也沒有所謂的創始人。在60、70 年代里活躍的幾大藝術思潮——極簡藝術(Minimal Art)、裝置藝術(Installation art)、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和概念藝術(ConceptArt)——這些平行的流派之間往往相互貫通、相互影響。大地藝術的創作作品多在荒野地段,同時也可以保留片斷在博物館展示。

(1)英國,Richard Long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Richard Long開始在世界各個地方行走,通常這個行走的過程會持續5-15天不等。在大地之中創作轉瞬即逝的作品,在現場重新組織原始材料,形成簡潔的輪廓和形狀。作品通常處于宏大的自然地貌中,由此形成一系列沖擊力極強的作品。通過文字、影像、攝影等藝術形式紀錄下來,形成獨特的藝術檔案。他的第一件大地藝術作品名為‖走出的線‖(A Line Made By Walking,1967),是他在一塊地里來回地走,踩倒草而形成的一條直線。這是他的經典之作,具備了他以后的戶外作品中的所有元素。 

Richard Long 作品 1988年撒哈拉的線

(2)美國,Michael Heizer

似乎石頭和土地于藝術的誕生分不開,石頭中或石頭上的第一個藝術表現痕跡可以追溯到古老的洞穴繪畫。而五千年前,人類就開始在英格蘭平原上建立起像“巨石陣”這樣的紀念碑。而4500年前,埃及的胡夫大金字塔已經完成了。千百年來,無數的文明都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紀念碑”、“巨石陣”“金字塔”,各類神殿,廟宇,陵墓,都是與關于巨石的崇拜和信仰分不開。現在,在藝術界Heizer的幫助下,LACMA也已經建立起了自己的巨石,它自己的方尖碑,和它的標志。

Levitated Mass from the East–來自東方的懸浮質量

(3)美國,Robert Smithson

Smithson最著名的大地藝術作品,就是Spiral Jetty- “大漩渦”,這個土石方的螺旋碼頭是1970年4月,在猶他州羅澤爾角附近的大鹽湖東北岸建成的。整個景觀是由泥土、沉淀的鹽晶和玄武巖石構成的,雕塑造型形成了一條長約1500英尺(460米),15英尺寬(4.6米)的逆時針線圈,從湖岸突出。這個作品是永久性的,整個漩渦有時可見,有時被湖水淹沒,取決于大鹽湖的水位高地。自創建以來,“大漩渦”已經多次被完全覆蓋,再隨著時間,被水慢慢顯露出來。現在,藝術家與Dia基金會合作,猶他美術館就經常策劃相關的活動和節目,包括家庭背包計劃和社區聚會,讓更多的人可以在特定的時候來觀賞和感受這個藝術作品。

Spiral Jetty-“大漩渦”

(4)挪威,Rune Guneriussen

近年來的大地藝術更多的把新媒體藝術,攝影,和裝置于“大地”的概念相結合。Rune Guneriussen的作品可以說是攝影,裝置,和大地藝術的三者融合。作品都是以攝影的形式在美術館和畫廊被展出,但是作品畫面呈現出童話般的氣氛,處在北歐神秘的大地背景內容之下。這種通過藝術創作傳達景觀的地方敢,具有獨特的情感韻味。

Rune Guneriussen的大地藝術/攝影藝術作品

三、 大遺址展示與大地藝術的融合

《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創建及運行管理指南》指出:遺址展示應注重文化策劃。應充分考慮圍繞遺址價值和主題進行氛圍營造及臨時性的場景復原,通過活動策劃和組織來增強遺址展示的參與性、趣味性和吸引力。遺址展示方式應考慮公眾理解能力、符合公眾審美習慣要不斷推陳出新,利用科技手段、藝術手段、組織群眾可廣泛參與的活動,綜合展示遺址的歷史、藝術、科學、文化等方面的價值。大地藝術作為大尺度的戶外藝術形式,在尺度上、空間上、媒介上、材質上都可以與大遺址進行融合,從而通過體驗性、傳達媒介、參與度等多角度的提升大遺址的文化魅力。

(1)空間與尺度

從現存的大遺址保存狀況來看,大多數屬于古代都城,古城墻、古城址、古代道路、河道、古代臺基、古代作坊等等,這些古遺址多年埋藏于地下,一旦發掘并展露在露天狀況之下,他們的可視性和可傳達的文化信息是較為抽象的。而且這些遺址的尺度和范圍往往較大,能夠展示的卻僅僅是一個小范圍或者遺產點。大多數的空間都是以標志標牌來指示器空間格局。大地藝術與大遺址的展示聯系即在于二者都具有較大的尺度,而大地藝術多能夠在露天狀況下創作,大多數都能夠拆除,并同時放置博物館展出。通過圍繞大遺址的格局、點、段創作大地藝術,便形成藝術與古遺跡的靈魂轉接。進行的大地藝術本身就是將大遺址進行原地博物館化。  

(2)紀念性與儀式

巫鴻在《中國古代藝術與建筑中的“紀念碑性”》中提到:古代藝術的“紀念性”首先是由特殊的材質(media)來體現,其次是由異常的形狀來體現,其次是由紋飾來體現,最后是由銘文來體現”。而大地藝術家理查·朗談到大地藝術的創作時提到:“對我而言,手段(means)的簡潔更富于情感和力量,更有說服力,更有挑戰力。藝術就是選擇,集中,儀式;一個簡潔的視覺效果”。在大遺址中更是能夠集中反映古代文化的紀念性與儀式感,這兩種相似的理路使得大地藝術與大遺址的展示能夠獲得殊途同歸的情感歸屬。

(3)材質與媒介

大地藝術所使用的材料通常是來自地球的天然材料,例如在創作的現場發現和選擇的土壤,巖石,金屬,冰塊,以及各種植被和水源(江河湖海)。而且,許多大地藝術的創作選址往往都遠離人口中心,遠離城市,遠離當代生活中人類文明的活動區域,都在森林、高原、湖泊、沙漠,甚至是在極地里創作。大遺址多地處城市的邊緣地帶,偏遠鄉村,周邊的歷史環境都包含豐富的地態、地貌。古代的物質藝術都選取當地的素材制作,大地藝術家使用當地的材質在當地的環境中進行展示,能夠實現材質和媒介的契合。如果能夠在創作中形成遺產點見的文化線路串聯,則是最佳。

(4)情感與體驗

大地藝術“圍繞、標志、串聯、展示”文化遺址,可以增強大遺址的趣味性和參與感。“當你站等公交車的時候再也不會覺得無聊,這個城市就是一個每個人都被邀請的大派對,并不是只有房地產商和商業大亨”。依托外部空間的廣大尺度,以藝術對古代文化的再創造產生古今交流,以可感性、可視性、可參與的形式,在更寬闊的公共平臺使更多的人感受到藝術帶來的樂趣。大地藝術在積極的意義上表達了當地身份特征與文化價值觀。這樣的大遺址+大地藝術的形式在很多地方已經被證明,具有吸引和形成社區和文化集聚的影響力。

供稿:王 曉

審核:王劍文

  作者:  編輯:陳俊男
等闲之辈一尾中特 快三投注技巧视频 金星国际彩票是真的吗 金库电子娱乐游戏平台 广东11选5全能版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亿宏国际彩票骗局揭秘 倍投方法 利润最大化 欢乐斗地主不能邀请吗 江苏快3大小单双公式 赌博翻倍公式137